小米小说app_小米小说全集精彩章节在线阅读

2024-04-17 08:58:35
手游天堂 > 游戏攻略 > 小米小说app_小米小说全集精彩章节在线阅读

小米——以墨

推荐指数:五颗星

精彩片段:“我知道你不想结婚,也知道原因。但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,让我证明给你看,你的人生是你自己的剧本,不是你父母的续集,不是你子女的前传,不是你朋友的番外。我希望这个剧本,从我们在一起开始,往后的几十年里都有我的参与。”虽说有些紧张,但说出来的话却挺溜。关启勋是小人,他一直知道小米的软肋,求婚也是一种“商战”,能抓住对手的弱点当然是要穷追猛打。
那句“你的人生是你自己的剧本,不是你父母的续集”一出口,老爷子就仰天无声一口长叹,看来这关家臭小子真是有备而来,看来这孙女是没了。
小米抿着唇,明知道一番话都是眼前这个男人的“对敌策略”,但还是没出息,感动的一塌糊涂。他知道她的恐惧,知道她心病的症结,一直都知道。
“莫小米,你只要给我一个兑现承诺的机会,我给你全世界。嫁给我,好不好?”关启勋说完最后一句,等她的决定。他一手拉着她的手,一手举着钻戒,虽然努力克制但还是抑制不住地微微发抖。
小米突然释然了,因为他的颤抖。
“我怕……”她轻声说,语带哽咽。心头一直存在一块阴暗的角落,从她亲眼看到妈妈面如死灰躺在床上那一刻开始。
“有我在。”他笑得温柔。

薄雪草——以墨

推荐指数:五颗星

记住夜读书屋,www.yedu360.com,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.

“我可以再告诉你一个我的感受。”他乐呵呵的,和她商量的语气。

“谢谢。”黎笑以为话题还在她的设计上。

“不用谢,我是有条件的。”奸笑。

她一脸防备地盯着他。

方晏儒指指自己的脸颊,另一只手五指在唇边合拢再弹开,做了一个响吻。

小人!

他晃晃脸,示意她赶紧。

黎笑恨得牙痒痒,那厢还在暗爽,他抿着嘴笑,颊上深深的酒窝,优美的唇角,说不出的孩子气和俊朗。

亲就亲吧!不也亲过宠物嘛,亲猪亲狗亲他都是一样的。黎笑牙一咬,迅速贴了上去,然后……悲剧发生了,那厢竟快她一步将脸转了过来,她正中红心,粉唇不偏不倚贴上了他的唇。

愣了3秒之后她迅速退开,看着他享受又得意的脸,黎笑差点没有一脚把他踹到海里去。

“快点说!”黎笑一边低吼一边用手背狠狠擦拭嘴唇。

方晏儒还在闭眼享受中,她的唇软软嫩嫩的,像外甥最爱的果冻。睁开眼,她在擦拭他的痕迹,他也不恼,只是看了大海一眼。

“真要我说?”

“说!”代价都给了,他休想赖皮。

“我发现……我很想游泳。”大手一扬,他在她惊愕的目光中将她推入海里,下一秒自己也扑通一声跳了下来。

“亲爱的,其实我想是看你T恤里面的,穿了不分享也太对不起这么漂亮的比基尼。”广阔无垠的海面上回响着他开朗的大笑,以及……

“啊——方晏儒!你混蛋!流氓!”黎笑的尖叫。

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大约是爱——李李翔

推荐指数:五颗星

精彩片段:不知道为什么,听着门外喧嚣的吵闹,来来往往的脚步声,以及行李箱在地上发出的沉重的声音,他异常兴奋,感官从未这样刺激过。他用力扯下她的胸衣,往地上一扔,将她的衬衫退下一半,这样半遮半掩的周是更让他情难自禁。他将她往后一推,让她紧贴在柜子上,抱住周是的头,低头吻了上去。

他的吻在她耳垂处徘徊良久,然后滋润她干燥的唇。周是全身力气早已流失殆尽,为了支撑身体,只好把手无力地搭在他腰间的皮带上,胸口剧烈起伏,闭着眼喘气说:"卫卿,不——不要这样——"声音迷糊,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。卫卿示意她的手继续往下滑,周是害羞地要拿出来,他按住她,喃喃低语,"哦——西西,就这样,不要离开——"

她局促地僵在那里,进退失据,只知道拼命喘气,身体不安地摆动,希望挣脱欲望的束缚。卫卿吻着她,拉下她的裤子,手指悄无声息地往下伸去。周是蓦地一醒,连连摇头,哀求道:"卫卿,不要——不要在这里好不好?"她还记得这是宿舍,外面大声说话、来回走过的是同学,她觉得羞愤异常。

小说:过分贪恋

主角:沈鹿溪沈时砚

作者:沈鹿溪

类型:现代言情

这本书主要讲述的是:小说《过分贪恋》是知名作者“沈鹿溪”的作品之一,内容围绕主角沈鹿溪沈时砚展开。全文精彩片段:
听着手机里响着的“嘟嘟嘟——”的忙音,沈鹿溪的一颗心,一下子就沉到了底。
沈时砚这是……
他真的生气了,不让她干了么?
一时间,沈鹿溪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,盛夏的夜晚,喧嚣的城市,将近三十度的温度,她却在忽然间感觉手脚冰凉。
沈时砚会不会也不让孙教授给妹妹治病了?会不会,他还会跟监狱打招呼,让爸爸在里面的日子不好过?
虽然从和沈时砚相处的这段日子来判断,他不至于这么恶劣。
可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,更何况,她根本就一点儿也不了解沈时砚,他要是真的恨上她了,那……
后果怎样,沈鹿溪只要想想,浑身都抑制不住的打寒颤。
强行的,她让...

沈时砚笑,低头一脸温柔地看着陆羽棠,“怎么,怕我看上她?”
“你才不会。”

陆羽棠立马否认,“看她那干瘪的小身板,根本不是你的菜,你喜欢的是我这种类型的。”


陆羽棠说着,挺了挺她傲人的胸脯。


沈鹿溪看着里面旁若无人的打情骂俏的两个人,终于彻底回过神来。



不由的,她低下头,唇角轻扯一下。


陆羽棠她是知道的,晋洲数一数二豪门世家陆家的掌上明珠呀。


可昨天坐在沈时砚车里的那个女人,分明不是陆羽棠。


沈时砚没什么含义地勾唇笑笑,忽然就话锋一转说,“她挺优秀的,每年都是晋洲大学外语学院专业成绩第一。”


“切!”陆羽棠不以为意,“书呆子。”




“鹿溪,你发什么愣呢!”女经理见沈鹿溪一直站那儿没开口,回头直接扯了她一下。


终于,沈鹿溪脸上扬起轻轻淡淡的笑,冲着电梯里的两个人说,“小沈总,陆小姐,你们好!”
“进来吧。”

沈时砚终于又看向她,发了话。


沈鹿溪点头,提步进去。



女经理没有再跟进去,笑盈盈看着电梯门关上。


很快,电梯迅速往上升。


陆羽棠继续抱着沈时砚的胳膊,仰头望着他,满脸满眼都是爱慕和敬仰的跟他聊着天,沈鹿溪站在电梯最角落的位置,完全被当成了空气。



不过几十秒,电梯便又“叮咚——”一声轻响,到达了67层。


沈时砚和陆羽棠出了电梯后,直接往办公室走,沈鹿溪在后面,没有跟进沈时砚的办公室。


她在外面等,直到大半个小时后,陆羽棠才出来。




看着愣愣站在外面休息区,甚至是都没有去沙发上坐一下的沈鹿溪,陆羽棠还挺满意,抱着双臂过去,又凑近,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警告她道,“我告诉你,时砚是我的,你要是敢勾引他,我分分钟弄死你。”


沈鹿溪头埋的低低的,没说话。


陆羽棠冷哼一声,满意的走了。



“沈鹿溪是吧,小沈总让你进去。”

这时,另外一个女人走过来,对沈鹿溪道。


女人对她一笑,“我是小沈总秘书。”




沈鹿溪看向笑容真诚的女人,感激扬唇,道谢之后,去沈时砚的办公室敲门。


里面,沈时砚正低头在处理文件,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声“进来”。


沈鹿溪进去,一眼就看到沈时砚白色衬衫衣领上的口红印。




明明刚才在电梯里还没有的。


“小沈总。”

一眼之后,沈鹿溪低下头叫人。


“坐。”

沈时砚仍旧是头也不抬。


不过,沈鹿溪却并没有听话的坐下,一直站在那儿。


好一会儿后,沈时砚终于抬起头来,深邃的黑眸如流光般璀璨,一瞬不瞬地盯着沈鹿溪,勾了勾唇道,“看来你的腿不酸了。”


沈鹿溪垂在身侧的手稍稍攥紧成拳,但很快又松开,抬起头来,不卑不亢地看向沈时砚,问,“小沈总,如果我跟你,你能给我什么?”
“呵!”面对这么直白的姑娘,沈时砚倏地笑,“你想要什么?”
“钱。”


沈时砚又笑,“一次一万够不够?”
“不用。”

沈鹿溪声音坚定,“一次一千就行。”


“一次一千,”沈时砚说着,扬了扬眉,“那看来你得每天努力,才能够妹妹的医疗费。”


沈鹿溪,“……”
……

公寓里,沈暻言见沈鹿溪不说话,转身直接走到离她只有一步之遥的面前,抬手要去摸她的脸。

沈鹿溪反应过来,当即后退一步,眼底的惊恐抑制不住的闪过,慌忙道,“沈总,要不我帮你问问,沈时砚什么时候回来吧?”话落,她赶紧跑去拿自己的手机,想给沈时砚打电话求救。


她是看出来了,沈璟言根本不是来找沈时砚的,而是冲她来的。

谁料,她才抓过手机,沈璟言便冲过来,一把将她的手机夺走,然后往沙发上一扔,笑道,“怎么,怕我吃了你不成?”沈鹿溪强行镇定,摇摇头道,“不是的,沈总,你误会了,我是不想让你在这里白等。”

沈璟言看着她机灵的样子,越发觉得有趣,“看来沈时砚喜欢你,也不是没有原因的。”

长得又甜又乖,身材好,皮肤好,声音也好听,脾气还好,哪个男人不喜欢干这种。

在床上的时候,一定十分带劲儿。

沈鹿溪咧嘴笑笑,“是呀,时砚他对我挺好的。”

因为在上班,不方便语音,只能打字。

不恭喜我么沈时砚的信息马上又发了过来。

看着屏幕上的“恭喜”两个字,沈鹿溪却蹙眉,问,董事长他好么?怎么样算好沈时砚问。

短短五个字,却透出他的迷茫,甚至是无助。

隔着屏幕,沈鹿溪都能感觉到他低落的情绪。



她忽然有点心疼他。

只要董事长心情好,那他一定就很好。

沈鹿溪想了想回复他。

沈时砚没有再回复,沈鹿溪也没有再等,放下手机,投入到工作当中。

下午下班的路上,有声网站她的编辑音音忽然找她,说给她找了几个新的搭档,让她自己挑一个。

然后,就把几个新搭档的资料都发给了她。

沈鹿溪一看,好家伙,每一个都是业界前辈大神呀,全是蚂蚱听书名气响当当的男主播,个个粉丝都千万起步的。

她一个才入行短短几个月的新人,何德何能,能得到网站和前辈大神们的如此青睐。

果然还是沈时砚厉害,能让跟他没关系的一个听书网站,都对他这么服服帖帖的,任由他安排。

......

公寓里,沈暻言见沈鹿溪不说话,转身直接走到离她只有一步之遥的面前,抬手要去摸她的脸。

沈鹿溪反应过来,当即后退一步,眼底的惊恐抑制不住的闪过,慌忙道,“沈总,要不我帮你问问,沈时砚什么时候回来吧?”话落,她赶紧跑去拿自己的手机,想给沈时砚打电话求救。

她是看出来了,沈璟言根本不是来找沈时砚的,而是冲她来的。


谁料,她才抓过手机,沈璟言便冲过来,一把将她的手机夺走,然后往沙发上一扔,笑道,“怎么,怕我吃了你不成?”沈鹿溪强行镇定,摇摇头道,“不是的,沈总,你误会了,我是不想让你在这里白等。”

沈璟言看着她机灵的样子,越发觉得有趣,“看来沈时砚喜欢你,也不是没有原因的。”

长得又甜又乖,身材好,皮肤好,声音也好听,脾气还好,哪个男人不喜欢干这种。

在床上的时候,一定十分带劲儿。



沈鹿溪咧嘴笑笑,“是呀,时砚他对我挺好的。”

她这样说,就是不要让沈璟言对她有任何的想法。


不过,沈璟言却是完全没将沈时砚放在眼里。

他盯着沈鹿溪,眉梢一挑,又伸手过去,直接捏住了她的下巴,态度再暧昧不过地道,“小妹妹,时砚对你好,我可以对你更好,你要不要也跟我试试?”听着沈璟言的话,沈鹿溪脸上的镇定,再也维持不住,因为害怕不安,小脸“唰”的一下就白了,有些支支吾吾地道,“沈……沈总,我是真心喜欢沈时砚的,你不要为难我好不好?真心喜欢?!”沈璟言重复沈鹿溪的话,然后就讥诮的笑了起来,“小妹妹,时砚也就玩玩你而已,你以为他把你养在他的公寓里,就是真心喜欢你,想跟你在一起啦?”沈鹿溪也不太敢反抗,只能摇头说,“时砚没有这样跟我说过,要不你问问时砚吧,他要是真的一点儿也不喜欢我,我再考虑沈总您的提议。”



“呵!”沈璟言又笑了,大概是人长的还行,也穿的人模狗样的,看起来不算猥琐,又说,“小妹妹,你还挺聪明的,知道用缓兵之计。”



沈鹿溪摇摇头,“沈总您这样的男人,值得更好更干净的女孩子,我始终是被时砚睡过的女人,不适合沈总您的。”

“嗯,小妹妹,你说话可真好听,我越来越喜欢你了,怎么办?”沈璟言点头,态度愈发暧昧了。

沈鹿溪听着,一下更慌了,眼眶都有些红了,却还要努力维持着镇定道,“沈总,我只是个普通女孩,跟你们玩不起的,你放过我好不好?怕什么。”



沈璟言的手指,慢慢抚过她光滑细腻的脸颊,“我都说了,你要是跟了我,我会对你更好的。”

说着,他凑过去,在沈鹿溪的耳边吐着热气说,“我一定会好好疼你,保护你。”

沈鹿溪一惊,立马弹开一步,“沈总,时砚会生气的。”


“啧,我说的话你怎么听不懂呢。”

沈璟言说着,又逼近一步,直接将沈鹿溪抵到了厨房的中岛台上,压着她,声音透着无尽的暧昧道,“不如咱们现在就试试,你看看时砚会不会生气。”

沈鹿溪被他压着,却不敢剧烈反抗,只是双手撑在他胸膛,害怕的拼命摇头,“沈总,不可以,我现在是时砚的人,我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情的。”


“哇,小妹妹,你思想挺保守呀,既然出来玩,那不如就放开……”一点。

“叮咚——叮咚——”就在沈璟言的话音还没有落下的时候,门铃忽然响了起来。

......沈鹿溪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,猛地一下将沈璟言推开,拔腿就往玄关的方向跑。



沈璟言猝不及防,被推的往后踉跄了几步,等站稳,沈鹿溪已经跑出好几米远了。

像是身后有恶犬豺狼追着自己般,沈鹿溪一口气冲到大门前,以最快的速度一把将大门拉开。

门外赫然站着的,居然是管家宋妍。

宋妍看到一脸慌张而且眼底甚至是闪着泪意的沈鹿溪,不由的愣了一下,下意识往公寓里张望。


不过,她却什么也没有看到。

“宋管家,是不是楼下有人找我?”不等宋妍开口说什么,沈鹿溪慌里慌张的抓住她的手腕,喘着粗气自问自答道,“好,我现在就下去。”


话落,她鞋也不换,穿着拖鞋就直接冲了出去。

“哎,沈小姐。”

宋妍反应过来,赶紧追上去。

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电梯,等电梯门关上,不见沈璟言追上来,沈鹿溪才松了口气。

“沈小姐,刚刚发生什么事了?”宋妍看着她,满脸好奇地问。

沈鹿溪深吸两口气,不答反问道,“宋管家,你找我有事吗?哦,是沈先生让我来问问你,需不需要给你送些新鲜食材上来。”


宋妍回答。

虽然沈鹿溪又住了回来,重新得到了沈时砚的宠爱,她挺不爽,但沈时砚的话,她不得不乖乖执行。

沈鹿溪摇摇头,忽然问,“宋管家,我手机落家里了,能借你手机给沈时砚打个电话么?”她真的挺怕的。



怕沈璟言一直不走,更怕他再找上自己,她只能向沈时砚求助。

借手机打个电话,这要求实在是不过分,宋妍就算是不想同意,也只能同意。

不过,她却并没有直接将手机交给沈鹿溪,让她来打这个电话,而是自己拨给了沈时砚。

出乎意料,电话响了一声,那头就接通了。



“沈鹿溪人呢?”立马,沈时砚有些急切的声音传来。

宋妍懵了一下,反应过来后,看一眼身边的沈鹿溪,又立马笑着格外温柔道,“沈先生,沈小姐就在我身边呢,您要跟她说话吗?把手机给她。”

再开口,沈时砚的声音就冷了,跟淬了冰渣子似的。

“……好。”



宋妍心里一个寒噤,乖乖将手机递给沈鹿溪。

沈鹿溪接过手机,将手机放到耳边,眼泪一下就涌了起来,颤着声音喊了一句,“沈时砚。”

手机那头,沈时砚站在疗养院病房外,听着手机里传来的这一声满都是惶恐后怕的“沈时砚”,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。

原本他想问,“你没事吧?”可话到嘴边,意识到不对,他又改成,“出什么事了?”沈鹿溪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说,“你能打个电话给沈总么,他来公寓找你了。”



“好,我现在打给他。”

话落,沈时砚挂断电话。

“沈先生说什么?”看到沈鹿溪手机放下来,宋妍立刻满眼求知欲地问。

沈鹿溪看向她,摇摇头,“没什么。”

见宋妍还想问什么,她赶紧阻止她,问道,“宋管家,我应该搞错了,外面没人找我,我能不能跟你去你们管理处坐一下?”宋妍眼神有些复杂地看着她,犹豫一下之后,点了点头。

很快,电梯到达管理处的那一层,两个人一起出去。

结果,两个人才到宋妍的办公室,宋妍的手机就响了。

“沈先生说什么?”看到沈鹿溪手机放下来,宋妍立刻满眼求知欲地问。

沈鹿溪看向她,摇摇头,“没什么。”

见宋妍还想问什么,她赶紧阻止她,问道,“宋管家,我应该搞错了,外面没人找我,我能不能跟你去你们管理处坐一下?”宋妍眼神有些复杂地看着她,犹豫一下之后,点了点头。

很快,电梯到达管理处的那一层,两个人一起出去。

结果,两个人才到宋妍的办公室,宋妍的手机就响了。

一看,是沈时砚打过来的。

宋妍欣喜的不行,立马接通电话。



“喂,沈先生。”

“把手机给沈鹿溪。”

沈时砚的声音冰冷冷的。

宋妍咧嘴一笑,答应一声,只得把手机交给沈鹿溪。

“喂。”


沈鹿溪开口。

“他人已经走了,不会再来家里找我,你不用担心。”

沈时砚的嗓音,低沉,带着些许嘶哑,却格外有力,安抚人心。

但沈鹿溪还是怕,忍不住问一句,“真的么,他真的不会再来公寓找你么?嗯,放心吧,好好的等我回来。”


有沈时砚这句话,沈鹿溪算是彻底放心了,终于点头,答应一个“好”字。

以为那头会直接挂断电话了,却没想到,又听见沈时砚叫了一声,“沈鹿溪,”磁性的嗓音温柔,带着一丝缱绻,欲言又止。

沈鹿溪也听出来了,心跳忽然漏了一拍,静了两秒问,“嗯,怎么啦?给我安分点,别在外面胡乱勾搭男人。”


沈鹿溪,“……”......也不知道沈时砚跟沈璟言都说了些什么,反正,自这天之后,沈璟言再也没有出现在沈鹿溪的面前过。

沈鹿溪每天上班,去医院,再回晋洲湾一号,录小说,日子过的忙碌又充实。

基本上隔一天,她都会主动给沈时砚发一次微信,沈时砚都会很快回复。

不知不觉,一个星期过去了。



周一再上班的时候,大家都收到了大老板沈茂渊亲自出的一封人事变动邮件。

邮件里清楚的写着,他从即刻起,卸任集团执行总裁一职,只继续担任集团董事长的职位,集团新的执行总裁则由副总裁沈时砚出任。

邮件一出,集团内部议论四起。


近来几个月,沈茂渊一直没有在集团出现,集团内的大小事务,也全权由沈时砚一个人处理。

现在,更是直接主动卸任集团执行总裁一职,这不得不让人好奇。

毕竟沈茂渊才四十出头的年纪,算还是年轻力壮的时候,而且,百迅集团可是他十多年的心血呀,如今做到国内同行业首屈一指的地位了,怎么就想着要放手呢?莫非,是真的太累了,想早早的退休享受生活?大家各自议论,只有沈鹿溪大概明白,只怕是沈茂渊的病情不容乐观。



否则,沈时砚不会飞去瑞士这么久,沈茂渊也不会在这个时候,卸任集团执行总裁一职。

沈鹿溪早就听同事们说,沈时砚和沈茂渊的感情很好,犹如父子,否则,沈茂渊也不会把自己十几年的心血交给沈时砚。

如果沈茂渊的病情真的变得糟糕了,沈时砚应该很难过吧。

她拿过手机,点开沈时砚的微信,想跟他说些什么安慰一下他,可想来想去,却不知道要说什么。


她和他,始终不是一个圈子,根本不了解他身边的人和事,就算是想要安慰他,都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瞬间,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涌上心头来。

她不得不再次承认,沈时砚对她,真的只是玩玩而已,他们真的不可能长久。

我小叔出的邮件,看到了?忽然,沈时砚的信息弹了出来。



沈鹿溪盯着手机屏幕,以为自己看错了。

她眨了眨眼,再看。

没错,就是沈时砚刚刚发过来的信息。

霎那,沈鹿溪的呼吸和心跳都乱了,心里头像是有头小鹿在撞般,悸动的涟漪一波一波,不断在心湖里荡漾开来。

嗯,看到了。


她回。

因为在上班,不方便语音,只能打字。

不恭喜我么沈时砚的信息马上又发了过来。

看着屏幕上的“恭喜”两个字,沈鹿溪却蹙眉,问,董事长他好么?怎么样算好沈时砚问。

短短五个字,却透出他的迷茫,甚至是无助。



隔着屏幕,沈鹿溪都能感觉到他低落的情绪。

她忽然有点心疼他。

只要董事长心情好,那他一定就很好。

沈鹿溪想了想回复他。

沈时砚没有再回复,沈鹿溪也没有再等,放下手机,投入到工作当中。

下午下班的路上,有声网站她的编辑音音忽然找她,说给她找了几个新的搭档,让她自己挑一个。

然后,就把几个新搭档的资料都发给了她。

沈鹿溪一看,好家伙,每一个都是业界前辈大神呀,全是蚂蚱听书名气响当当的男主播,个个粉丝都千万起步的。

她一个才入行短短几个月的新人,何德何能,能得到网站和前辈大神们的如此青睐。

果然还是沈时砚厉害,能让跟他没关系的一个听书网站,都对他这么服服帖帖的,任由他安排。

......

公寓里,沈暻言见沈鹿溪不说话,转身直接走到离她只有一步之遥的面前,抬手要去摸她的脸。

沈鹿溪反应过来,当即后退一步,眼底的惊恐抑制不住的闪过,慌忙道,“沈总,要不我帮你问问,沈时砚什么时候回来吧?”话落,她赶紧跑去拿自己的手机,想给沈时砚打电话求救。

她是看出来了,沈璟言根本不是来找沈时砚的,而是冲她来的。



谁料,她才抓过手机,沈璟言便冲过来,一把将她的手机夺走,然后往沙发上一扔,笑道,“怎么,怕我吃了你不成?”沈鹿溪强行镇定,摇摇头道,“不是的,沈总,你误会了,我是不想让你在这里白等。”

沈璟言看着她机灵的样子,越发觉得有趣,“看来沈时砚喜欢你,也不是没有原因的。”

长得又甜又乖,身材好,皮肤好,声音也好听,脾气还好,哪个男人不喜欢干这种。

在床上的时候,一定十分带劲儿。



沈鹿溪咧嘴笑笑,“是呀,时砚他对我挺好的。”

她这样说,就是不要让沈璟言对她有任何的想法。


不过,沈璟言却是完全没将沈时砚放在眼里。

他盯着沈鹿溪,眉梢一挑,又伸手过去,直接捏住了她的下巴,态度再暧昧不过地道,“小妹妹,时砚对你好,我可以对你更好,你要不要也跟我试试?”听着沈璟言的话,沈鹿溪脸上的镇定,再也维持不住,因为害怕不安,小脸“唰”的一下就白了,有些支支吾吾地道,“沈……沈总,我是真心喜欢沈时砚的,你不要为难我好不好?真心喜欢?!”沈璟言重复沈鹿溪的话,然后就讥诮的笑了起来,“小妹妹,时砚也就玩玩你而已,你以为他把你养在他的公寓里,就是真心喜欢你,想跟你在一起啦?”沈鹿溪也不太敢反抗,只能摇头说,“时砚没有这样跟我说过,要不你问问时砚吧,他要是真的一点儿也不喜欢我,我再考虑沈总您的提议。”



“呵!”沈璟言又笑了,大概是人长的还行,也穿的人模狗样的,看起来不算猥琐,又说,“小妹妹,你还挺聪明的,知道用缓兵之计。”

沈鹿溪摇摇头,“沈总您这样的男人,值得更好更干净的女孩子,我始终是被时砚睡过的女人,不适合沈总您的。”



“嗯,小妹妹,你说话可真好听,我越来越喜欢你了,怎么办?”沈璟言点头,态度愈发暧昧了。

沈鹿溪听着,一下更慌了,眼眶都有些红了,却还要努力维持着镇定道,“沈总,我只是个普通女孩,跟你们玩不起的,你放过我好不好?怕什么。”

沈璟言的手指,慢慢抚过她光滑细腻的脸颊,“我都说了,你要是跟了我,我会对你更好的。”



说着,他凑过去,在沈鹿溪的耳边吐着热气说,“我一定会好好疼你,保护你。”

沈鹿溪一惊,立马弹开一步,“沈总,时砚会生气的。”

“啧,我说的话你怎么听不懂呢。”



沈璟言说着,又逼近一步,直接将沈鹿溪抵到了厨房的中岛台上,压着她,声音透着无尽的暧昧道,“不如咱们现在就试试,你看看时砚会不会生气。”

沈鹿溪被他压着,却不敢剧烈反抗,只是双手撑在他胸膛,害怕的拼命摇头,“沈总,不可以,我现在是时砚的人,我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情的。”

“哇,小妹妹,你思想挺保守呀,既然出来玩,那不如就放开……”一点。



“叮咚——叮咚——”就在沈璟言的话音还没有落下的时候,门铃忽然响了起来。

......沈鹿溪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,猛地一下将沈璟言推开,拔腿就往玄关的方向跑。

沈璟言猝不及防,被推的往后踉跄了几步,等站稳,沈鹿溪已经跑出好几米远了。

像是身后有恶犬豺狼追着自己般,沈鹿溪一口气冲到大门前,以最快的速度一把将大门拉开。

门外赫然站着的,居然是管家宋妍。

宋妍看到一脸慌张而且眼底甚至是闪着泪意的沈鹿溪,不由的愣了一下,下意识往公寓里张望。

不过,她却什么也没有看到。

她和他,始终不是一个圈子,根本不了解他身边的人和事,就算是想要安慰他,都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瞬间,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涌上心头来。

她不得不再次承认,沈时砚对她,真的只是玩玩而已,他们真的不可能长久。

我小叔出的邮件,看到了?忽然,沈时砚的信息弹了出来。

沈鹿溪盯着手机屏幕,以为自己看错了。

她眨了眨眼,再看。



没错,就是沈时砚刚刚发过来的信息。

霎那,沈鹿溪的呼吸和心跳都乱了,心里头像是有头小鹿在撞般,悸动的涟漪一波一波,不断在心湖里荡漾开来。

嗯,看到了。

她回。


因为在上班,不方便语音,只能打字。

不恭喜我么沈时砚的信息马上又发了过来。

看着屏幕上的“恭喜”两个字,沈鹿溪却蹙眉,问,董事长他好么?怎么样算好沈时砚问。

短短五个字,却透出他的迷茫,甚至是无助。

隔着屏幕,沈鹿溪都能感觉到他低落的情绪。



她忽然有点心疼他。

只要董事长心情好,那他一定就很好。

沈鹿溪想了想回复他。

沈时砚没有再回复,沈鹿溪也没有再等,放下手机,投入到工作当中。

下午下班的路上,有声网站她的编辑音音忽然找她,说给她找了几个新的搭档,让她自己挑一个。

然后,就把几个新搭档的资料都发给了她。

沈鹿溪一看,好家伙,每一个都是业界前辈大神呀,全是蚂蚱听书名气响当当的男主播,个个粉丝都千万起步的。

她一个才入行短短几个月的新人,何德何能,能得到网站和前辈大神们的如此青睐。

果然还是沈时砚厉害,能让跟他没关系的一个听书网站,都对他这么服服帖帖的,任由他安排。

......

公寓里,沈暻言见沈鹿溪不说话,转身直接走到离她只有一步之遥的面前,抬手要去摸她的脸。

沈鹿溪反应过来,当即后退一步,眼底的惊恐抑制不住的闪过,慌忙道,“沈总,要不我帮你问问,沈时砚什么时候回来吧?”话落,她赶紧跑去拿自己的手机,想给沈时砚打电话求救。

她是看出来了,沈璟言根本不是来找沈时砚的,而是冲她来的。


谁料,她才抓过手机,沈璟言便冲过来,一把将她的手机夺走,然后往沙发上一扔,笑道,“怎么,怕我吃了你不成?”沈鹿溪强行镇定,摇摇头道,“不是的,沈总,你误会了,我是不想让你在这里白等。”

沈璟言看着她机灵的样子,越发觉得有趣,“看来沈时砚喜欢你,也不是没有原因的。”

长得又甜又乖,身材好,皮肤好,声音也好听,脾气还好,哪个男人不喜欢干这种。


在床上的时候,一定十分带劲儿。

沈鹿溪咧嘴笑笑,“是呀,时砚他对我挺好的。”

她这样说,就是不要让沈璟言对她有任何的想法。

不过,沈璟言却是完全没将沈时砚放在眼里。




他盯着沈鹿溪,眉梢一挑,又伸手过去,直接捏住了她的下巴,态度再暧昧不过地道,“小妹妹,时砚对你好,我可以对你更好,你要不要也跟我试试?”听着沈璟言的话,沈鹿溪脸上的镇定,再也维持不住,因为害怕不安,小脸“唰”的一下就白了,有些支支吾吾地道,“沈……沈总,我是真心喜欢沈时砚的,你不要为难我好不好?真心喜欢?!”沈璟言重复沈鹿溪的话,然后就讥诮的笑了起来,“小妹妹,时砚也就玩玩你而已,你以为他把你养在他的公寓里,就是真心喜欢你,想跟你在一起啦?”沈鹿溪也不太敢反抗,只能摇头说,“时砚没有这样跟我说过,要不你问问时砚吧,他要是真的一点儿也不喜欢我,我再考虑沈总您的提议。”


“呵!”沈璟言又笑了,大概是人长的还行,也穿的人模狗样的,看起来不算猥琐,又说,“小妹妹,你还挺聪明的,知道用缓兵之计。”

沈鹿溪摇摇头,“沈总您这样的男人,值得更好更干净的女孩子,我始终是被时砚睡过的女人,不适合沈总您的。”



“嗯,小妹妹,你说话可真好听,我越来越喜欢你了,怎么办?”沈璟言点头,态度愈发暧昧了。

沈鹿溪听着,一下更慌了,眼眶都有些红了,却还要努力维持着镇定道,“沈总,我只是个普通女孩,跟你们玩不起的,你放过我好不好?怕什么。”

沈璟言的手指,慢慢抚过她光滑细腻的脸颊,“我都说了,你要是跟了我,我会对你更好的。”



说着,他凑过去,在沈鹿溪的耳边吐着热气说,“我一定会好好疼你,保护你。”

沈鹿溪一惊,立马弹开一步,“沈总,时砚会生气的。”

“啧,我说的话你怎么听不懂呢。”



沈璟言说着,又逼近一步,直接将沈鹿溪抵到了厨房的中岛台上,压着她,声音透着无尽的暧昧道,“不如咱们现在就试试,你看看时砚会不会生气。”

沈鹿溪被他压着,却不敢剧烈反抗,只是双手撑在他胸膛,害怕的拼命摇头,“沈总,不可以,我现在是时砚的人,我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情的。”

“哇,小妹妹,你思想挺保守呀,既然出来玩,那不如就放开……”一点。



“叮咚——叮咚——”就在沈璟言的话音还没有落下的时候,门铃忽然响了起来。

......沈鹿溪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,猛地一下将沈璟言推开,拔腿就往玄关的方向跑。

沈璟言猝不及防,被推的往后踉跄了几步,等站稳,沈鹿溪已经跑出好几米远了。

像是身后有恶犬豺狼追着自己般,沈鹿溪一口气冲到大门前,以最快的速度一把将大门拉开。


门外赫然站着的,居然是管家宋妍。

宋妍看到一脸慌张而且眼底甚至是闪着泪意的沈鹿溪,不由的愣了一下,下意识往公寓里张望。

不过,她却什么也没有看到。

“宋管家,是不是楼下有人找我?”不等宋妍开口说什么,沈鹿溪慌里慌张的抓住她的手腕,喘着粗气自问自答道,“好,我现在就下去。”

话落,她鞋也不换,穿着拖鞋就直接冲了出去。



“哎,沈小姐。”

宋妍反应过来,赶紧追上去。

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电梯,等电梯门关上,不见沈璟言追上来,沈鹿溪才松了口气。


“沈小姐,刚刚发生什么事了?”宋妍看着她,满脸好奇地问。

沈鹿溪深吸两口气,不答反问道,“宋管家,你找我有事吗?哦,是沈先生让我来问问你,需不需要给你送些新鲜食材上来。”

宋妍回答。

虽然沈鹿溪又住了回来,重新得到了沈时砚的宠爱,她挺不爽,但沈时砚的话,她不得不乖乖执行。



沈鹿溪摇摇头,忽然问,“宋管家,我手机落家里了,能借你手机给沈时砚打个电话么?”她真的挺怕的。


怕沈璟言一直不走,更怕他再找上自己,她只能向沈时砚求助。


借手机打个电话,这要求实在是不过分,宋妍就算是不想同意,也只能同意。

不过,她却并没有直接将手机交给沈鹿溪,让她来打这个电话,而是自己拨给了沈时砚。

出乎意料,电话响了一声,那头就接通了。

“沈鹿溪人呢?”立马,沈时砚有些急切的声音传来。

宋妍懵了一下,反应过来后,看一眼身边的沈鹿溪,又立马笑着格外温柔道,“沈先生,沈小姐就在我身边呢,您要跟她说话吗?把手机给她。”



再开口,沈时砚的声音就冷了,跟淬了冰渣子似的。

“……好。”

宋妍心里一个寒噤,乖乖将手机递给沈鹿溪。



沈鹿溪接过手机,将手机放到耳边,眼泪一下就涌了起来,颤着声音喊了一句,“沈时砚。”

手机那头,沈时砚站在疗养院病房外,听着手机里传来的这一声满都是惶恐后怕的“沈时砚”,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。

原本他想问,“你没事吧?”可话到嘴边,意识到不对,他又改成,“出什么事了?”沈鹿溪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说,“你能打个电话给沈总么,他来公寓找你了。”

“好,我现在打给他。”



话落,沈时砚挂断电话。

“沈先生说什么?”看到沈鹿溪手机放下来,宋妍立刻满眼求知欲地问。

沈鹿溪看向她,摇摇头,“没什么。”

见宋妍还想问什么,她赶紧阻止她,问道,“宋管家,我应该搞错了,外面没人找我,我能不能跟你去你们管理处坐一下?”宋妍眼神有些复杂地看着她,犹豫一下之后,点了点头。

很快,电梯到达管理处的那一层,两个人一起出去。

结果,两个人才到宋妍的办公室,宋妍的手机就响了。

一看,是沈时砚打过来的。

宋妍欣喜的不行,立马接通电话。

“喂,沈先生。”

“把手机给沈鹿溪。”

沈时砚的声音冰冷冷的。

宋妍咧嘴一笑,答应一声,只得把手机交给沈鹿溪。

“喂。”

沈鹿溪开口。

“他人已经走了,不会再来家里找我,你不用担心。”

作者:piikee | 分类:游戏攻略 | 浏览:34 | 评论:0